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期刊論文

李奧瀅 薛靜波:對東北地區小微企業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現狀的分析

時間:2019-07-30 11:20:17    來源:《法治吉林建設研究》    編輯:編輯部    瀏覽次數:

繼知識產權在公司法中被允許作為出資財產之后,國務院在《國務院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中提出,“對符合有關規定的企業,經批準可開展工業產權和非專利技術等無形資產的質押貸款試點。”該意見為知識產權設定質押打開了方便之門。甘肅、廣西、吉林、黑龍江、江西、浙江、江蘇、貴州、河南等地紛紛開啟了知識產權設定質押的試點,并取得了一系列顯著成就。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成為推動小微企業發展、促進小微企業融資的又一重要方式,知識產權的實用性、流動性和重要性也在這次改革浪潮中被再次提升。

雖然我國對知識產權設定質押的倡導已經長達10年之久,但從我國當下的社會實踐來看,尤其是在東北地區,以知識產權方式設定質押在開展得紅紅火火的同時,仍然面臨種種困難。

一、東北地區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存在的問題

通過對東北地區關于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文件的分析和對相關市場數據的考察與分析,可以得出,東北地區在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方面,存在以下三個問題:

(一)知識產權質押評估體系方面。知識產權質押評估體系不夠完善,導致質押作價難達公允,一旦涉及到強制執行質押權,其變現價值往往與設定質押時相差較大,銀行貸款風險較高。知識產權作為一種權利、一種無形財產,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與復雜性。而權利之所以能夠設定質押,在于質押權人能夠通過行使質押權獲得質押權利所指向的具體經濟利益,因此該權利應具有一定的穩定性與確定性。將知識產權納入質押權的客體范疇,則需要對知識產權的具體價值予以確定化,一如將其作為股東財產向公司出資一樣。此時,評估的重要性就凸顯出來。只有建立一個完善的、體系化的評估體系,才能在最大程度上降低知識產權價值的不確定性,降低質押變現的風險。

在東北地區,目前主要依靠社會評估機構對知識產權價值進行評估,但評估機構數量有限。物以稀為貴,因為數量少,供不應求,所以建立知識產權價值評估機構的入門門檻較低。且由于我國目前并未建立起一套成型的評估機制,因此各評估機構各行其是,良莠不齊。而知識產權價值評估是一項專業性極強的業務,不具備評估能力的機構作出的評估結論,必然會導致風險的提高。上述這些問題,直接致使銀行對評估機構的信任程度不夠,輕易不敢嘗試為有需求的公司發放質押貸款。即使發放,也與知識產權的真正價值相差較大,導致一定程度的價值浪費。惡性循環,使得知識產權質押融資舉步維艱。

(二)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門檻方面。目前,東北地區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門檻仍然較高,進入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市場的知識產權種類十分有限。能夠設定質押的權利,首先就應該是無爭議的權利。而知識產權具有一定的隱蔽性,尤其是著作權。因此,在吉林省、遼寧省和黑龍江省《知識產權運用和保護規劃》中,都或多或少提及“探索工業產權質押融資”,限縮了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種類。然而,即使是工業產權,能夠成功設定質押融資的數量也極為有限。根據《“十三五”吉林省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規劃》,吉林省在2015年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金額為1.2億元,2016年質押融資金額為1.36億元,而在2015、2016年吉林省PTC專利申請量分別為52件和76件,有效注冊商標數量分別為8.6萬件和10.4萬件。平均每個專利、商標能夠獲得質押融資的金額不到1萬元。而作為東北地區經濟發展較快的遼寧省,2016年PCT國際專利申請量達到208件,也才有43項知識產權進行了質押融資,這其中還不全是專利權質押。

導致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困難的一個主要原因在于知識產權的權屬問題。知識產權權屬糾紛是知識產權糾紛的主要組成部分,也是直接決定知識產權存在還是消滅、有效還是無效的主要因素。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的相關規定,當事人即使已經獲得工業產權,其他單位或個人對該工業產權的權屬存在爭議的,仍然可以向主管行政部門申請宣告工業產權無效,或者提起或侵權或確認無效的民事或行政訴訟。無論是哪種方式,其長時間的訟累都會嚴重影響到工業產權的穩定和流通。即使該工業產權在申請質押融資的當時或之前都沒有權屬爭端,但這種異議機制如同“定時炸彈”,一旦引爆,將直接導致放貸方——銀行面臨難以實現質押權的風險。因此在目前的知識產權質押實踐中,只有那些資信良好、具有一定規模的企業才能獲得融資貸款,那些新成立的小微企業往往難以獲得,然而,正是這些小微企業,才更需要用知識產權進行貸款融資。兩相矛盾,導致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制度始終落不到實處。

(三)放貸方主體較為單一,供不應求。目前東北地區負責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主體主要是銀行,放貸方主體較為單一,供不應求。雖然在相關文件中提到了鼓勵保險公司、信托公司、創業投資公司、投資基金、小額貸款公司等非銀行業的金融機構和其他民間資本積極介入知識產權質押融資,但實際上這些機構涉及知識產權擔保的數量非常有限。原因很簡單,一方面知識產權融資風險大,在我國也沒有成熟經驗可以借鑒;另一方面,我國對保險業、信托業以及其他民間資本的管控力度一向較大,政策上處于搖擺不定的狀態,導致這些機構更愿意安心于本有業務,不愿意去冒險嘗試新業務。

然而,即使是商業銀行,開展知識產權擔保業務的數量也不多,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產品則更少。以吉林省為例,2016年全省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金額僅為1.36億元,預計到2020年,該數字也僅能增加到2億元,且主要是由像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這樣的大型商業銀行從事該業務。充分說明東北地區知識產權質押動力不足,開放程度遠不及東南沿海地區。

二、應對東北地區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困境的解決方案

發展東北地區的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應當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

(一)在評估體系和評估規則方面,可以考慮在東北地區區域內形成一套統一的規則體系。東北地區各省份之間有相似的經濟結構模式和緊密的地域連接,在經濟發展方面具有某種一致性與共通性,因此在發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制度方面可以相互借鑒、相互聯系,構成一個區域內的穩定規則。這樣既有利于各省內部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推進,也有利于各省之間發展跨省知識產權質押業務。然而,也應該看到,東北地區各省之間經濟發展的速度與狀態并不一致,遼寧省、黑龍江省發展較快,吉林省發展較慢。且各省之間經濟發展方向也不完全相同,如黑龍江省地靠中俄邊境,擁有肥沃廣闊的土地,因此主要以對外貿易和農業為主,而遼寧省離京津冀地區更近,耕地相對較少,因此工業占比更大。因此,在構建區域質押融資評估體系時,應當考慮到各省的實際特點,針對各省的發展方向與政策傾斜做出適當的調整,增加規則的靈活度,為各省內部制定更細的規則留出空間。

第二,在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門檻方面,應完善政府融資風險補償制度,為參與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放貸方減輕壓力,降低風險。目前,在東北各省,已經有設立政府風險補償基金的實踐,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應當繼續堅持與完善。因為知識產權權屬爭端屬于一種不可對抗的、不可預知的風險因素,尤其是對小微企業而言。信息掌控的不對等,資金的缺乏,以及主管行政部門的疏忽與失誤,均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知識產權在設立質押融資的時候即存在風險。但國家既然決定了要開展小微企業知識產權質押融資,就應當為這種風險做出補償,否則難以達到盤活小微企業的資本、扶持小微企業的發展的目的。因此,政府風險補償制度勢在必行。

強化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完善知識產權保護和認定制度也是降低知識產權質押融資風險的重要內容。不少知識產權權屬爭端產生的原因都是基于當事人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差,對知識產權重視程度不夠,而政府也未足夠重視這方面的內容,導致每年獲準注冊的知識產權數量不少,但能夠獲得質押融資的合格的知識產權數量不多。可喜的是,近幾年,在“建設創新型國家”的理念引導下,我國政府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已經開始出臺新規予以重視,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完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目標一定會實現。

第三,推進放貸主體多樣化,解決放貸方主體單一的問題。雖然我國目前的經濟發展狀況和資本市場的狀況決定了在今后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銀行仍為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主體。但政府也不應將所有重擔都壓在銀行的身上,畢竟在我國,銀行還有著調控市場的作用。如果讓銀行承擔太大壓力,將會影響銀行正常業務的運行,增大銀行的經濟風險。

在推進放貸主體多樣化問題上,一方面,應當制定激勵政策,鼓勵保險、信托、民間資本進入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領域;另一方面,應當制定更完善的管理規則,對各種類型的融資機構區分對待,根據各自的特點制定對應的規則,而不是如目前的將所有的融資機構都放在一個政策文件中統一管理的管理模式。因為雖然開展的金融活動是一樣的,但不同的融資機構的運行機制并不相同,如保險公司和信托公司,保險公司和小額貸款公司,它們的運營模式、風險分擔模式都不相同,存在的問題、面臨的風險也并不相同,如果將其用一個規定進行管理和約束,勢必會導致政策空白和矯枉過正的現象產生。因此,根據不同種類的融資機構制定對應的規制文件,有利于各機構參與到知識產權融資質押活動中。

2017年吉林省在長春市建立了吉林省科技金融服務中心,開啟了以政府為主導的科技型企業多樣化融資探索進程,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果,雖然其業務對象仍主要是中小型企業,但也可以對小微企業知識產權質押之路的探索提供借鑒。

結語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戰略支撐。我國應當加強對中小企業創新的支持,促進科技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實施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是我國在扶持小微企業發展、促進知識產權轉化為現實資本道路上邁出的重要一步,也是我國大力發展知識經濟、實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發展道路的重要舉措。東北地區作為老工業基地,在傳統工業方面已經呈現出衰退的態勢,“僵尸企業”數量多,市場空間小,小微企業發展缺乏活力,已成為影響東北地區經濟發展的一大阻礙。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是盤活東北地區經濟資源、推動東北地區產業升級、促進東北地區經濟跨越式發展的一個契機,應當緊緊抓住并有效利用。在各種試點如火如荼地開展知識產權質押融資探索的情況下,東北地區應當根據目前的發展狀態,在借鑒其他地區先進經驗和國外成熟經驗的前提下,努力探索出一條屬于自己的知識產權質押融資的發展模式,以創造尊重知識、尊重人才、尊重創造的良好氛圍,實現扶持小微企業,活躍地區市場,進而推動東北振興的長遠目標。(本文獲第十三屆東北法治論壇優秀獎)

(李奧瀅:吉林大學法學院知識產權法學研究生。薛靜波:吉林省松原市中級人民法院副庭長)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設研究》2019年第3期法治實踐欄目。

天津麻将软件下载
在微博上写头条文章能赚钱吗 平刷 菲彩国际的重要 微信红包扫雷玩法规则 时时彩开奖最快的app 官方pk10app 原创视频传到什么网站可以赚钱 小霸王223535 街头篮球单机安卓游戏 时时彩软件 稳赚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2019赚钱段子 龙虎看盘技巧 江苏快三平台推荐 百人牛牛游戏软件 如今开什么店比较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