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期刊論文

李云:醉酒駕駛致己重傷該當何罪

時間:2019-07-30 11:05:10    來源:《法治吉林建設研究》    編輯:編輯部    瀏覽次數:

一、基本案情

2017 年11 月3 日23 時許,馮某宇酒后無證駕駛有牌照的二輪輕便摩托車在城區主干道行駛,不慎摔倒,造成其本人受傷及摩托車受損的交通事故。經公安司法鑒定中心鑒定,馮某宇血液中酒精含量為103.25毫克/l00毫升,屬于醉酒駕車;馮某宇的損傷程度屬重傷二級。經公安局交警大隊認定,馮某宇負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

二、分歧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馮某宇的行為構成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罪屬危害公共安全類犯罪,保護的是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財產安全,馮某宇醉酒無證駕駛機動車的行為已足以對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危害,雖然法律沒有明確規定致人重傷中的“人”包括駕駛員本人,但從文意推斷,應包括駕駛員本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馮某宇交通肇事致本人重傷、負事故全部責任,且系酒后駕駛、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輛,故構成交通肇事罪。

第二種意見認為,馮某宇的行為構成危險駕駛罪。危險駕駛罪屬行為犯罪,不要求損害后果發生,只要酒精含量超過80毫克/100毫升的標準、行為人駕駛機動車上路行使即可構成此罪。馮某宇醉酒后,無證駕駛機動車輛,負事故全部責任,因為沒有致他人人身和財產等損害后果發生,故只能以危險駕駛罪定罪量刑。

第三種意見認為,馮某宇的行為構成危險駕駛罪和交通肇事罪。危險駕駛罪和交通肇事罪屬于想象競合犯,根據刑法的規定,交通肇事罪的刑期為有期徒刑或拘役,危險駕駛罪的刑期為拘役和罰金,由于前罪重于后罪,依據刑法第133條之一“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馮某宇的行應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

三、評析意見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

在本案中,馮某宇的行為不構成交通肇事罪。交通肇事罪,是指違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規,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傷、死亡或者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依法應被追究刑事責任的犯罪行為。交通肇事罪系過失犯和結果犯,構成犯罪其要求主觀上應當是過失,客觀上要發生重傷、死亡或財產重大損失的結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規定,在致1人重傷的情況下,需要同時滿足負事故的全部或主要責任并且有飲酒、吸毒、無證駕駛等行為。本案中,馮某宇醉酒后,無證駕駛機動車輛,負事故全部責任,并導致本人重傷的損害后果是否認定為交通肇事罪,關鍵需要界定“重傷1人”中的“人”包不包括本人。

首先,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條文邏輯來分析,其中第二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交通肇事罪的定罪條件之一為“死亡一人或者重傷三人以上,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的”。很顯然,此處的“死亡一人”不包括本人,因為如果交通肇事者本人已死亡,再規定其行為構成犯罪沒有任何法律上意義和現實上的必要。刑法的體系講求嚴格的同一性,同一法條以及關聯法條中相同文字的內涵與外延應當是一致。既然“死亡一人”的“人”不包括本人,那么“重傷三人”的“人”也不應包括本人。由此,“致一人以上重傷”中的“人”理應不包括本人。法條上的文字不能簡單照搬文字字面之意,否則,會導致解釋隨意性后的執法隨意性。

第二,單純的自損行為不構成犯罪符合刑法規定。自損行為是指行為人侵害自已合法權益的行為,對自己合法權益的侵害只要沒有危及他人、危害國家和社會公共利益,是不具有社會危害性的,由此,也不構成犯罪。本案中,如果馮某宇不是醉酒駕駛,只是無證駕駛導致自己重傷,將承擔治安處罰的后果,但是不構成犯罪。

第三,從執法司法的社會效果上來看,犯罪嫌疑人駕車致本人重傷,其本身就是事故的受害人,如果將僅重傷了自己而沒有給他人及社會造成損害的行為認定為犯罪則違背了常理,不符合執法司法的基本常識,損害了法治的權威,讓執法司法失去對人民群眾的關愛和溫暖,也會喪失人民群眾對執法司法機關的信賴。就本案來看,如果以交通肇事罪對馮某宇的行為進行處罰,其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都會很差。

綜上所述,既然馮某宇的行為不構成交通肇事罪,那么,馮某宇的行為也不成其為危險駕駛罪和交通肇事罪的想象競合,因此,第三種意見也是錯誤的。

綜合分析馮某宇的行為,已經不是單純的自損行為。其無證駕駛機動車上路行駛已經違法,應受治安處罰;其醉酒駕駛機動車上路行駛已經構成犯罪,應受刑罰處罰。馮某宇醉酒駕駛機動車上路行駛已經構成危險駕駛罪,應以危險駕駛罪定罪量刑。

1.危險駕駛罪不以發生危害后果為構罪要件。危險駕駛罪是抽象危險犯, 行為人的行為只要具有發生危害結果的高度危險就構罪,而不需要發生實際危害后果。就本案來看,馮某宇醉酒駕駛機動車上路行駛,已經對道路交通安全和他人人身財產安全構成了高度危險,符合醉駕型危險駕駛罪的構罪特征。

2.危險駕駛罪導致本人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情況不是危險駕駛發生交通事故從重處罰的情形。在司法實踐中,醉駕型危險駕駛罪有兩個從重情節,一是行為人的酒精含量超過200毫克/100毫升;二是對他人人身或財產造成一定損害,尚達不到交通肇事罪的標準。對于僅造成本人人身傷害或者財產損失的,只是將這一后果視為行為人為自己犯罪行為所付出的代價。

3.對于危險駕駛僅致本人受傷且不具有從重處罰情節的,可以酌情從寬處罰。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偏遠的山區、農村,常發生行為人醉酒駕駛摩托車上路致本人傷殘的情況,行為人收入往往是家庭主要經濟來源,在行為人傷殘已經支出了大筆醫療費用、失去主要經濟來源的情況下,再對行為人課以重罰,影響生產生活和社會穩定。因此,要具體案件具體分析,按照刑法的謙抑性原則,減少監禁刑和財產刑的適用。同時,也要加大對醉駕型危險駕駛罪的懲處力度,要杜絕為保留公職人員工作、為保留行為人駕照而適用相對不訴或定罪免處,讓檢察機關的不起訴決定權或審判機關的自由裁量權不被濫用,維護法律的尊嚴。就本案來看,馮某宇醉酒后無證駕駛摩托車在城區主干道行駛,其血液酒精含量為103.25毫克/100毫升,僅造成其本人受傷及摩托車受損的交通事故,犯罪情節較輕,故可以對其從輕處罰。

(李云:湖北省當陽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全國檢察理論研究人才、湖北省檢察業務專家) 

 本文刊登于《法治吉林建設研究》2019年第3期案例分析欄目。

天津麻将软件下载
手机斗牛看牌抢庄技巧 3d猜大小怎么稳赢 压大小稳赢公式 前三直选走势图 分分彩稳赚回血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top10 河南快三选号技巧 广东快乐10分助手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开到几点 天津11选5预测 双色球100%的出号规律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甘肃11选5走势图 时时彩一天赚2000技巧